向日葵视频色版app下载安装

每日京城都有消息送往避暑山庄,相对而言封国公府的消息更快也更精准一些。

封小瑜过来与清舒说道:“清舒,昨日飞鱼卫统领罗勇毅带着三百人护送兰奕去保定府了。”

清舒有些讶异,问道:“兰御史不是被关在天牢之中吗?”

“前两日就让我祖母放出来了。兰御史刚正不阿,他保定府接太孙应该没问题了。”封小瑜解释道:“原本是想让图大人去的,只是他自知道太孙被害就病倒了现在都起不了来床。”

易安却没她那么乐观,说道:“你怎么就知道万无一失呢?那些刺客难道会因为兰御史跟图大人就不刺杀太孙了?”

“有飞鱼卫的人在呢?那些人是不可能得手的。”

易安觉得他太天真了:“飞鱼卫又不是铁板一块,谁能保证里面没人被收买?所以啊,只有太孙回到京城以后才算。”

封小瑜很乐观地说道:“飞鱼卫的人对皇上忠心耿耿不会叛变的,我相信太孙很快就能回来的。”

易安不想打击她,也就没继续说了。

清舒却是问道:“小瑜,保定府那边可有消息?”

封小瑜车犹豫了下说道:“我本来是不想告诉你的,但……清舒,刘黑子叛变了,他投向了那些人。”

这下易安惊讶了:“他竟然背叛了符景烯?这样一来符景烯岂不是很危险?”

有没有爱上我?

封小瑜点头道:“是。符景烯乔装后去药铺给太孙买伤药,结果被他认出来,差点就被抓住了。”

清舒一双手不由握紧了。

封小瑜想了下说道:“我娘说这个刘黑子估计是怨恨符景烯不去救他,所以背叛了。清舒,此人对符景烯很熟悉我真担心他帮着那些人找到符景烯。”

易安嗤笑道:“放心吧,那些人找不着符景烯的。还有,再熬两天等到罗勇毅抵达保定就好了。”

保定府的知府装病不管事,所有的事都推给了那位知州。那位知州是襄阳侯的表弟,什么都听令于襄阳侯。

说起来襄阳侯也是狗胆包天,竟然指鹿为马说符景烯与太孙是朝廷钦犯。莫怪能从国公府降为侯府,易安觉得这次风波平息以后他们连侯爵都保不住了,甚至这回可能一撸到底成为庶民了。

清舒却是有些担心,说道:“只希望这两日景烯不要再露面了,不然还真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。”

“放心吧,符景烯连刘黑子都没去救又岂会让自己陷于险地。”

清舒听到这话却是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我当日就与景烯说过这个刘黑子行事没底线让他注意,景烯还不相信。”

“符景烯不去救他等于是断了这份兄弟情义,所以清舒你也无需再指责他。”

虽然瞧不上刘黑子,但一码归一码。刘黑子不是什么好东西,但符景烯也不是什么重情重义的。当然,他对刘黑子这样她没什么可说的,可若是敢对清舒与福哥儿这样必定将他大卸八块。

清舒摇头说道:“我不是在怪刘黑子,我是担心景烯。景烯将刘黑子当兄弟当家人的,如今他背叛肯定很伤心了。”

封小瑜说道:“只希望这场风波早些平息。唉,我祖母还在皇宫,这么多天只回家一趟我真的很担心她。”

“长公主不需要你的担心,你照料好国公爷与你家晨哥儿就好了。说起来怎么这么长时间关振起都不来看你?不会是被他娘给挑拨生你气了吧?”

封小瑜笑着说道:“没有。如今是多事之秋,衙门不许官员请假与替班。他假期也就两天要过来都在路上跑,所以我让他暂时不要过来,等事情平息下来我们就回去。”

说起这事,易安说道:“我原本以为京城会乱起,可这大半个月都过去了京城还风平浪静的,这点倒是出乎我的预料。”

封小瑜闻言苦着脸说道:“别提了,我祖母现在管着御林军,我爹如今管着禁卫军。如今京城很多人都在传,说我祖母挟制了皇上大明的江山要易主了。”

而这,才是她担心的原因。

易安有些讶异,不过很快释然:“莫怪呢,原来是长公主镇住了那些魑魅魍魉啊!”

清舒宽慰封小瑜,说道:“不用担心,不会有事的。”

封小瑜摇头说道:“太孙回来自然就无事,可若是太孙……不过我相信太孙一定能回来的。”

清舒转头看向易安说道:“易安,我们还是将那个猜测告诉她吧,省得她牵肠挂肚日夜忧心。”

封小瑜有些狐疑地问道:“什么呀?”

易安其实也感受到她的惶恐不安。正如封小瑜所担心的那样,一旦太孙回不了京封家会很危险。因为不管继位的事谁,都能容得下这样势大且与自己不是一条心的臣子。

“我们怀疑太孙殿下早就回京了,不过这只是我们的猜测。”

清舒赶紧加了一句说道:“我们并不是凭空猜测是有许多的依据的,不过信不信这个就看你自己了。”

听了清舒的一番详细的解析,封小瑜看着两人良久不语。

清舒说道:“小瑜,你别生气,我们也只是猜测并没有确切的证据所以也不好告诉你。”

其实,许多的依据还是小瑜告诉他们的。

封小瑜摆摆手说道:“你们别跟我说话,让我撸一撸。”

半响后,封小瑜说道:“你们真觉得太孙其实早就回到了京城?如今保定府的那位是替身?”

两人一起点头。

封小瑜狐疑地说道:“这么大的事不可能瞒过我祖母的……也就是说,其实我祖母跟爹都知道。”

易安想了下说道:“长公主肯定知道太孙在京城,甚至她还可能提供了保护。至于你爹知不知道,这个我们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封小瑜听她这么一说,皱着眉头看向清舒问道:“可保定府的那位要是替身为什么符景烯拼尽力保护他?甚至为救他还差点被那些人抓了呢?”

易安说道:“符景烯武功高还会轻功,一般人追不上他的。”

“双手难敌四拳,他一个人面对那么多人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封小瑜突然明白过来:“我说为什么他藏在保定府那么长时间都没被人抓着,我还以为他很会藏原来是有帮手。”

现在看来,符景烯在保定府是有帮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