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appios下载

因林源山夫妇到来,而产生的不愉快,大家都很默契的没有再提。

而新的林氏武馆,设施装备之类,也迅速的完备起来。

很快就满足了开业条件。

当然,有了上次的开业风波,林氏武馆的名望已经面铺开,已经没什么人再敢找这里的麻烦,所以从开业伊始,就充满了热闹与喜庆。

等忙活完这些,竟已到了半夜。

“若雪,你跟婉儿别忙了,我跟叔叔订了酒店,一起去吃点东西吧。”

唐锐面带笑容,看着还在整理弟子报名名单的两个女孩说道。

此时武馆已没有太多人,除了最早跟着林源峰的几名弟子,再就是从叶家赶过来庆贺的叶小器。

话音落下,两个女孩齐齐放下手里的工作,相视一笑。

然而,她们刚要回答,却齐齐看向了唐锐身后。

“嗯?”

唐锐一怔,也转头望去,顿时一笑,“朱先生,庞管家,你们怎么过来了?”

白嫩美女小露香肩美腿长发飘飘海边漫步写真图片

这之前,唐锐并没有通知朱家,但作为京城最顶级势力的军豪家族,想要了解他的行踪,也算不上是什么难事。

此时,朱仁山换上了一身军绿长衣,一袭军人气质无双,瞬间就成为场最夺目的焦点。

只见朱仁山飘然一笑道:“早听说唐会长身边佳人环绕,今日一见,名不虚传。”

“呃?”

唐锐汗颜的笑了笑,“朱先生,你说笑了。”

却浑然没察觉,身后林婉儿听见这话,小脸唰一下红了,而林若雪也没来由变了变脸色。

“唐会长救我一命,我说过,会以重礼相送,这次过来也是专程来兑现诺言的。”

说罢,朱仁山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,递到唐锐手中。

只是看盒子,并没有太多稀奇,但当唐锐下意识打开,整座大厅,却在瞬间弥漫起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。

忙活了一整天,早疲惫不堪的林若雪姐妹俩,闻到这一丝香气,体内的乏累竟瞬间清扫干净。

而香气的来源,是盒子里一颗奶白色的丹药。

“魂香丹?”

唐锐脱口而出它的名字。

朱仁山眼眸一亮:“唐会长见识广博,在下佩服。”

“小锐,这丹药实在神奇。”

林源峰心生好奇,“只是闻到它的香气,我就有种穴道通畅,真气滋润的感觉。”

唐锐笑道:“这只能算它的附带作用,魂香丹的真正用途,是与死神争人,强留性命。”

“呃,怎么说?”

“传闻它所用原料,是生长在极尽枯败之地的一种植物,名字就叫做魂香草。”

唐锐凝视那颗白色丹药,说出他读取到的信息,“魂是为留魂,香则是奇香,用这种魂香草作为原料,只要肉身不毁,不论受到多严重的内伤,都能够留下一命,除了会真气散尽,其他都跟常人没有什么两样。”

这话一出,在场几人无不露出惊叹之色。

尽管要付出修为的代价,但跟性命相比,修为又能算得了什么呢!

这丹药的价值,不可想象!

“当然,它还有个特殊的后遗症。”

说到这儿,唐锐不禁一笑,“那就是服下以后,这种异香就会融入身体,化为人的体香。”

朱仁山笑着说道:“这丹药是我偶然所得,这次重伤之时,原本打算要服下它的,但没能来的及服药,整个人就失去意识,幸得唐会长救命,反倒是活下来的同时,也把一身修为留了下来,索性就把这丹药送给唐会长,算是在下的一点小小心意。”

“朱先生,其实我也是举手之劳,不必……”

唐锐打算拒绝,但话没说完,就见朱仁山做个打断的手势,也只好是笑了笑,把丹药收入囊中。

“除此之外,我还有一件礼物相赠。”

朱仁山这次没有说破,而是淡淡看了林源峰他们一眼。

林源峰立刻会意道:“对了,我们不是订好了酒店吗,我先带弟子们过去,小锐你先带这位朱先生参观一下武馆,随后一定要来酒店聚一聚啊。”

说完,立刻就招呼着几名弟子,以及林若雪林婉儿离开了武馆。

叶小器本也想跟着离开,却听朱仁山喊他留下:“叶家主若不忙,暂且留步吧。”

“朱先生,你这是?”

武馆彻底空荡下来,唐锐好奇的发出疑问。

朱仁山笑了笑,上下打量起叶小器来:“听庞管家说,叶家主曾是唐会长的暗卫?”

“不是曾经。”

叶小器很认真的回答,“我永远是锐哥的暗卫,这条命都是他的。”

眼中跳动出一抹欣赏之色,紧接着,朱仁山却是摇头笑笑:“心志不移,少年英雄,但可惜,以你目前的修为,还担不起暗卫二字。”

听见这话,叶小器的眉头不禁一跳。

唐锐也不禁一怔,但想想看,朱先生出身朱雀营,又常年在北域战场浴血杀伐,见识眼界,自然要比他们开阔的多了。

“朱先生,我不能接受你的看法。”

叶小器有些要强的说,“我还会变得比现在更强,而且,现在的我也不弱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暗卫要懂得隐杀之道,需要藏锋。”

“你能藏得住吗?”

朱仁山语调平淡的说道。

但话语中的挑衅意味,越发明显。

唐锐不解,不是说还有件礼物相送,怎么就跟小器叫上板了?

一旁,叶小器却也较了真,身形一闪,当即消失在武馆之中。

比起前几天空无一物的场馆,此时馆内设施齐,想要隐去身形,还是非常简单的。

但在他消失的下一刻,朱仁山的目光就飘向一座柜子,淡然开口。

“十米外,柜子后面,出来吧。”

唐锐顿时一震。

即便以他的实力,也没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找到叶小器的位置,朱仁山的眼力也太毒辣了吧。

不对!

不是眼力!

唐锐突然回想起来,刚才朱仁山的目光,根本没有跟随叶小器的动作,说明他找到叶小器用的并不是眼睛。

“你怎么发现我的?”

叶小器也很干脆,直接从柜后现身出来。

朱仁山笑了笑,没有立即回答,而是看向了唐锐说道:“这也正是我接下来要说的,我的第二件礼物便是,从今天起,我来做你的暗卫。”